• 陕西省咸阳市甘能产山支付科技有限公司 - www.x1km.com

    陕西省咸阳市甘能产山支付科技有限公司(www.x1km.com)本公司主要生产各样,海马动物、海马功效与作用及禁忌、安检机、海马功效,私人订制西装.

     
     
1

国际化大都市纽约才一万五千辆

2020-11-13 07:36

最近,北京市交管部门针对出租车违规行为推出处罚措施,出租车司机拒载、议价等行为将停岗1年至3年,进入“黑名单”的驾驶员不得被录用,但这引起了部分人的担心,这种一味的惩罚可能会让更多人在高峰期打不到车。看来,光靠这种“堵”的办法是行不通的了?

张彬:我觉得《人民日报》的一篇文章非常有意思,里面说了一个妇孺皆知的道理:制度管人不一定成,但是钱管人一定会见效。怎么才能让出租车司机在高峰期有积极性,怎么能让他在雨雪冰冻天气愿意出车去解决北京的交通困境,我觉得光靠高风亮节,光靠我们的雷锋车队可能难以达到,更多要靠市场经济的经济杠杠来控制。

张彬:当然有很多原因了。除了早晚高峰的时候费油的问题,最主要是拥堵的状况。以北京为例,这种拥堵造成了两个情况,一个是肯定油耗要增长,另外一个对于出租司机来讲,他们一天干12、13小时是一个常态,这种情况下堵车的时候是深一脚浅一脚,快一会儿满一会儿的时候往往会造成疲劳驾驶,或者造成意外,会让出租车司机的身体更劳累,因此借这个时间休息休息,可能对司机来讲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

每到上下班高峰期,北京打车真是难,有人就说了,有时候等了半个小时不来一辆空车,那时候真盼能来一辆黑车,贵就贵点儿,认宰了。为什么高峰期出租车这么少?的哥说了,很多车都在这时候躲活儿,找个地方歇一歇,因为高峰期跑车反而会亏本。细究其中的原因,除了堵车严重造成耗油之外,还有没有其他原因呢?

还有一个现象是,不是高峰期打车也难。比如,记者调查发现,工作日的上午10点,在东直门交通枢纽,早高峰时段已经过了,路边打车的市民仍然不少,最着急的是打不到车。空车直接驶过的现象很常见,不打表要价、议价的也有。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?

这位“的哥”说:“人叫人不来,钱叫人准来”!我们干活就是要挣钱,但这个时间段拉活儿不挣钱!

他算了一笔账,高峰期堵车严重,跑一路连本都不够。除去油钱、份儿钱,根本不挣钱,有时还亏,还不如找地儿“趴着”,吃饭歇会儿,或者把双班车的交班时间安排在这个时间段。

据经济之声《央广财经评论》报道,马上就要到春运了,北京已经存在的出租车“打车难”问题,很可能会再次凸现出矛盾。偌大的首都,打车究竟难在哪里呢?今天出版的人民日报采访了北京“的哥”,他们说了心里话。

最主要的是,以北京为例,很多的出租车司机选择在这个时候进行两班对倒,为什么选择在这个时候呢?拉不出活来,平常一个小时能拉四个活,拥堵的时候一个小时可能也就拉一个活,性价比就没法比了。另外一个,反正都要交接班,交接班总是要耽误时间的,与其耽误在平时路好跑的时候,不如耽误在路拥堵的时候。所以北京就会出现一个非常神奇的景象:越是早晚高峰的时候,你在很多交接班的地点会看到无数辆的车在那,然后司机师傅喝着茶、抽着烟、聊着天,拉着家常,让你看着非常生气,可是你还真不能把所有的怨气都发泄在司机师傅身上。

国外有很多先进的经验,包括韩国的出租车行会,日本的出租车工会,美国的一些制度等等,能不能借鉴过来为我所用,甚至彻底取消出租车公司,把它变成一个个体的行为?再有一个是,目前大的变革不是一步到位的,比如说雨雪天气我们是不是能给予出租司机补贴,你出车我就给你补贴。甚至在未来,我们的计价器能不能在高峰拥堵时段提高它的等候时间的钱数。

我曾经问过北京的出租车交管部门的领导,是不是要增加出租车,当时他就跟我说,若干年之内我们都保证在六万六千辆左右。根本不是出租车不够的问题,国际化大都市纽约才一万五千辆,东京才一万两千辆,伦敦还不到一万辆。出租车问题不是一个小的问题,解决好出租车问题,某种程度就是在为北京的拥堵问题在进一步支招。

张彬:有的时候北京出租车在非高峰时间段他也不愿意停,一个是不愿意往城里走,因为非高峰时间段城里同样拥堵,这是一个因素。还有一个,有的地方对出租车有一些严格的限制,比如说停车的问题,比如对能不能揽活、拉活的问题都有一些限制,如果因为停车或者揽活被交管部门或者其他的管理人员罚款,那可能就得不偿失了。再加上以北京西客站和北京站为例,这两个站基本上接近于市中心,打车现象非常紧张,主要原因还在于比如说要收管理费,我拉一个活才十块钱就要收一块钱、两块钱,性价比上还不如在边远地区或者在周边跑一跑。

通过出租车司机的难言之隐,我们能够发现,出租车的乱象,或许就“乱”在管理上,那么,如果路通畅了、份儿钱减少了,是不是就能解决问题呢?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张彬就此事发表他的观点。

【导读】北京打车为什么难?出租车司机披露心事,上万辆车在高峰期“躲活儿”。

先要以人为本,进行人性化管理,然后再用刚性的制度作为监管,只要监管到位,比如说举报机制非常健全、及时,我想就能避免出租车乱象的问题。出租车不是一个通勤工具,不是一个公共交通体系,所以你打车就要付出额外的代价,比如说在高峰时段价格可能会有所浮动,这个完全可以接受。这种形式其实恰恰是一种市场经济的运转方式,这样才能真正盘活北京的出租车市场。